Until Proven by Tira Nog (68)

50.(D)

西弗勒斯强行把自己从过去中拖出来,颤抖地吸了口气,说,“你熟悉这个故事的其余部分。”

他的话好像打破了一个魔咒,让他们回到了现在。哈利从他脑海里轻轻地出来,就像他进去时那样。

单独与他的记忆在一起,西弗勒斯只想知道今晚耗费了他多少。他觉得就像在与彭布洛克的一次会面之后那样,好像他拥有的每一神经已经暴露,受到了电流的刺激。这不仅仅是感觉赤裸。

哈利的脸看起来正如他想的那样,像是力有不逮。事实上,他看起来好像真的胃不舒服。

令他震惊的是,哈利注视着他的眼睛。他颤抖地呼出一口气,说,“嗯,我们知道它不会好看。”

“你有一种轻描淡写的天赋,”西弗勒斯强迫自己回应。那顶帽子可能...

+

Until Proven by Tira Nog (67)

50.(C)

他的粗暴似乎并没有使哈利心烦意乱。哈利伸手再次触摸他的脸颊,姿势温柔而珍惜。

西弗勒斯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哈利的眼睛。那双绿色的湖泊像窗外的黑湖一样深不可测。他不断降落,越来越接近哈利的灵魂,或者,在这种情况下,哈利的心灵。

明显哈利正在让自己做好准备,他收回手,靠在沙发上。就像哈利第一次在十月进入他的头脑时那样,他并没有像其他巫师建立主动连接时那样说出咒语。他的魔力是如此强大,如此猝发,哈利在一念之间已经在西弗勒斯的心灵中。

西弗勒斯喘息着让哈利进入他的心灵。这个动作就像他进入他的身体时那样以自己的方式撕裂他。哈利的魔力令人难以置信,但他心灵的触摸就像在床上时他的双手那样...

+

Until Proven by Tira Nog (66)

  50.(B)

  尽管太阳已经落下一段时间,空气依然温暖。当他沿着小路走向城堡时,他的长袍变得非常沉重。西弗勒斯提醒自己已经快要六月了,穿过阴暗的操场。他很感激走到城堡的门所需的这段时间;通常,它足以让他定下心来,隐藏好他与彭布洛克的会面招来的可怕记忆。

  他的斯莱特林们似乎拥有能感知他是否在大厅的某种方式,因为尽管他知道,大部分的高年级生在宵禁前从不会回到他们的公共休息室,他从没在走廊上抓到他们。当他匆匆走回自己的房间时,试图与他交谈的唯有画像,而他拥有几十年忽视他们的经验。

  壁灯亮着,哈利坐在熊熊的炉火前等着他,就像往常一样。即便如此,西弗勒斯走进房间的那一刹那,就不禁感觉...

+

Until Proven by Tira Nog (65)

50.(A)

“每段关系都会来到一个诚实需要发挥作用的阶段,”约翰彭布洛克说,他的话打破了西弗勒斯披露的他与伏地魔在一起的日子里他参与的一些事情之后带来的可怕沉默。“如果你不能信任哈利,让他了解真正的你,你真的能确信这段关系吗?”

正如他们差不多每一次讨论一样,最后又回到了信任。彭布洛克对它唠叨的次数太多了,西弗勒斯开始讨厌这个词。他深吸一口气,在容易发出声音的皮沙发上移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尽可能平静地说:“如果哈利知道的话,他就会离开我。”

“你不可能知道的,”彭布洛克坚持。

“那个人是一切美好与高贵的缩影。你认为他会想和一个做出我们刚才讨论过的那些事情的人在一起吗?”西弗勒斯憎恨他...

+

Until Proven by Tira Nog (64)

49.

短短几天能带来的改变是惊人的,哈利波特这样想,他正在走下从格兰芬多塔楼到斯莱特林地窖的无尽的楼梯,他刚刚花了一晚与赫敏和罗恩改作业、聊天。他仍然觉得自己就像走在云上。

现在他和西弗勒斯连续xx四个晚上了。他们所做的只是一些可爱的摩擦,但他们在做些什么这个事实就够不可思议了。

xx给他带来的影响是惊人的。哈利觉得他的整个世界一夜之间就在星期五变得完全不同。他意识到这一定全都体现在他身上了,当他想起罗恩在过去几天里所做的一些揶揄的评论时,他的脸颊发烫了。就连赫敏也对他眼中的光彩说了些什么。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他的学生没有弄清楚他好心情的原因。那会尴尬得没法用言语表达。

楼梯上的学生可够...

+

Until Proven by Tira Nog (63)

48(下)

西弗勒斯空出壁炉前的位置后仅仅片刻,哈利就走出了飞路。

哈利笑着说,“对不起。我们差点分体了。”(Splinched:指幻影移形时身体只过来一半)

“更像是,相撞,”西弗勒斯心不在焉地纠正。“我们已经实现了。”

“我告诉过当你这么刻薄时有多xg吗?”

他向哈利投以的暧昧目光又掀起了他爱人的笑声。声音似乎充满了起居室。这个房间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响起像这样的笑声了。

“谢谢你今晚能来,”哈利平静下来之后说。“我玩得很开心。”

“谈话令人惊讶地有趣。”

“你玩得开心吗?”哈利问,似乎真的很关心。

“比我预料的更甚。福里斯特一家是最有趣的,”西弗勒斯说。

“是的,他...

+

Until Proven by Tira Nog (62)

48(中)

看到哈利眼中真诚的关怀,西弗勒斯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保证说,“我很好。彭布洛克先生刚刚在叙述他是怎么和他的姐夫遇上的。”

“你没有再讲那个故事吧,是吧,约翰?”福里斯特从哈利的另一边询问,看起来很不自在,

“像所有真正的英雄一样,他讨厌被提及他的善行,”彭布洛克开玩笑说。他的声音传到了罗恩和女人们那儿,大家都笑了起来。

哈利的胳膊随意地环过西弗勒斯的椅子,靠着他的背。

西弗勒斯靠向他的接触,就像从前那样为哈利会在公共场合做出这样的姿势而感到高兴和惊讶。

“你一定拥有少见的魅力,约翰,”哈利说。“西弗勒斯从来不会参与与陌生人的闲聊。”

哈利评论中的好奇让恐慌抓住了西弗勒...

+

Until Proven by Tira Nog (61)

48.(上)

西弗勒斯走出飞路,周五晚上的三把扫帚一如既往地混杂着噪声、音乐与笑声。人群的声音给了他重重一击。当附近的顾客认出他时,离壁炉最近的谈话就中断了,这更让他本已紧张的神经更不堪重负。

“你没事吧?”哈利·波特柔和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一只熟悉的手搭在他的胳膊上稳住他。

西弗勒斯深吸一口气,勉强点点头,转身面对哈利的目光。

 那圆眼镜上闪烁着灯光。即便如此,西弗勒斯仍然可以读出那双在镜片后的绿眼睛中的关切。

 “如果你宁愿回家,我们现在就可以离开,”哈利建议,走近了一点。

 西弗勒斯考虑着这个提议。他最想要的是撤回到他地窖的和平与安...

+

Until Proven by Tira Nog (59)

47.(上)

“欢迎,斯内普教授。见到你很荣幸,”一个愉快得令人不能忍受的声音对西弗勒斯招呼道,西弗勒斯刚从飞路中弹出来,正试图站稳脚跟。

西弗勒斯掸去长袍上的灰尘,研究着他面前的人。他仍然一点儿也不能确定这是否是个明智的主意,或者他能否坚持完成治疗。

站在他面前的陌生人看上去很和善。彭布洛克中等块头、稍微有点发胖,他有一头棕色的头发,一张和蔼的脸,和一双看上去很温暖的棕色的眼睛。他穿着黑色的麻瓜牛仔裤和灰色的套头衫。他身后的起居室看上去就像彭布洛克自己那样令人舒适,带着软垫家具,书架、多彩的画。

“彭布洛克医生吗?”

“是的。”彭布洛克的微笑扩大了。“请进。让自己舒服些。”

西弗...

+

© 卢布2101186011 | Powered by LOFTER